设为首页   加入收藏
   
  首 页 | 公司简介 | 作者其人 | 课程设置 | 135战法 | 书籍音像 | 留言咨询 | 联系方式

\


  网站信息动态
做人要厚道,做事要扎实
时间:2012-1-29 15:31:24 

      前不久,培训部经常接到深圳一些股民的电话,说我的学生吴承翰以135的名义骗取钱财。刚开始我并没怎么在意,因为我从未向任何人授权办培训,也从来没有任何人向我提出搞培训。可最近每天都会接到深圳股民的投诉电话,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就让工作人员与吴承翰联系,让他立即到邯郸来一趟。 
      吴承翰叙说了他搞培训的经过;自己炒股赔了本金的90%,约二十万。于是在2008年4月到邯郸参加了135实战培训,回深圳后就组织人员进行招生,由于没有得到我的许可,直接讲135担心侵权,于是就把【红杏出墙】改叫【日出东方】,把【过河拆桥】改叫【日落西山】,把【一枝独秀】改叫【一针见血】,把【金蝉脱壳】改叫【阳奉阴违】,然后把这些改头换面的买卖点说成是自己独创的太阳理论。
     在深圳折腾了一年多,由于学员的不满情绪日益加剧,培训办不下去了,就跑到广州故伎重演,现在又在杭州注册了一个什么巨都新天地。
      听完他的讲述,我感到很惊讶,问他:
      “你改买卖点的名称,别人一看书不就露馅了?”
      “深圳人有的是钱,但都懒得看书,我也不给他们看老师的书,(这话可能是真的,有人统计,中国人年均读书0.7本,韩国人均7本,日本人均40本,俄罗斯人均55本)。我只是把135战法的买卖点换个名称,他们都觉得很神奇,后来有人看了老师的书,麻烦就开始了。”
      “你在股市挣钱了吗?”
      “没有”
      “自己都没挣钱,你怎么教别人挣钱?”
      “我就是想把老师的135战法发扬光大。”
      “发扬光大凭的是过硬的实盘能力,你有吗?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?”
      “我剽窃了老师的研究成果,属于侵权行为”
      “不仅仅是侵权的问题,你这是在欺诈!你不但给135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,重要的是你欺骗了深圳的广大股民。”
      “我听候老师处置。”
      “你以前的行为我就不再追究了,但今后我会进行维权。”
      “谢谢老师的博大胸怀和菩萨心肠”。
      “你的强项是市场营销,搞证券培训实力还不够。”
      “我会尽快提高自己的实盘能力。”
      “跟你同期的张磊、曹琳、陈枚和夏忠明都操作上千万资金了,他们没你聪明,但他们都比你挣的钱多。”
      “我一定向师兄们学习。”
      “培训遇过麻烦吗?”
      “有过。深圳有个女学员培训一个月后要求退学费,我没答应,她就找了一帮黑社会威胁我,最后还是机警的合作伙伴报了警才脱身。”
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不收敛?”
      “我需要钱。我在深圳电视台的女朋友就是因为我没有钱才和我分手的。”
      “那也不该去行骗。”
      “是”
      “你的课程怎么设置?”
      “有时讲两天带两天实盘,有时带一天实盘。”
      “实盘时间太少了。实盘出过问题吗?”
      “出过。杭州第6期出的,最后给6个学员退了学费。”
      “你目前这个水平也敢带人打实盘?”
      “所以我尽量减少带实盘的时间。”
      为了挽回影响,我让吴承翰把深圳上过他课的人召集起来,我抽时间去给他们做辅导,然后当面给大家赔礼道歉。
      2011年1月中旬,我专程去深圳给吴承翰的学员们讲了现场公开课。这是我第一次出门讲课,而且是带着一种愧疚的心情。讲课过程中不断有人给我递纸条:

宁老师您好:
      我们是吴老师的大师班学员,虽然经过大师班的学习,可是大家还是在不断地赔钱,而我们需要指导的时候,您的学生吴老师却抛弃我们这些大师级的学生于不顾,自己又跑到杭州另辟新的根据地了,您的学生把我们这些学员当成什么了呢?希望宁老师给我们作一个实实在在的辅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谢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师班学员

      看完纸条心里就堵。台下几百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我,回避已无可能,于是我看了一眼纸条说:刚才这位朋友问我是神还是鬼?告诉大家,我既不是神,也不是鬼,和大家一样,我是人。台下的笑声暂时掩饰了我的尴尬,我哪里知道,这种尴尬才刚刚开始,又有人把字条递上来:

宁老师您好:
      我是您学生吴承翰顶级班的学员,最近看了您的书才知道被彻底忽悠了。他把135战法上的55个买卖点分成4个班的内容,从高级班,实战班,大师班到顶级班我一个不落的都上了,学费交了5万多,您的55个买卖点还有10多个没讲完。讲一些公开出版的东西,竟然要这么多钱,他的心也太黑,太狠了吧!当然!我们也有自己的责任,135战法在市场上流行快十年了,我竟然不知道,谁叫我们平时不注意学习呢?
宁老师,看了你的书,我崇拜你的技术,赞赏您的理念,但更敬重您的为人。可我不明白的是,您的学生中为什么会出现吴承翰这样坑蒙拐骗,欺师灭祖的败类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顶级班学员
      ……
      这样的纸条在讲课过程中陆续收到十多张,我的心情异常沉重,当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我承认由于每个人的基础和领悟能力不同,出现个别反映是正常的,但象这样大面积的不满,还是让我冒出一身冷汗。
      下课后,我把吴承翰叫到酒店,随便抽出几张他的学生写给我的字条,吴承翰的脸上一阵紫一阵白,说话的语调也变了。那模样让人怜悯,其做法令人愤懑。
      “你是大师吗?”
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
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开大师班的课程?”
      “这样叫对招生有诱惑力。”
      “什么叫顶级班?”吴承翰支支悟悟答不上来。
      “你把自己标榜成华人投资奇才,亚洲著名投资教练,谁给你的冠名权?
      “老师您别生气,这都是为了宣传的需要”
       "宣传也要适度,更不能弄虚作假。你自己在股市亏的一塌糊涂,却去教别人如何赚钱,你的才奇在哪里?做人要厚道,做事要扎实,靠忽悠敛财只能害人害已,也是不能持久的。"
      吴承翰一直在频频点头,可我发现他的态度并不诚恳。
      我利用晚上的时间给吴承翰的学员们补了课,该讲的和不该讲的我都讲了,见大家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我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。谁知按下糊芦起来瓢,一位杭州读者发来短信:宁老师,吴承翰讲课的内容和你书中的一模一样,请问是您授权的吗?本月23-25日,吴承翰又在杭州开设第九期课程,建议宁老师来听听,看看您的学生是怎样忽悠的。
      我让吴承翰看了短信,他显得很不自然。我提出到杭州听他的课,他虽不太乐意,却也无法拒绝。
      我说:“你搞培训我支持,前提是你自己必须先在股市里挣到钱。严格讲,如果你在股市还没有挣到一千万,你是没有资格给人做培训的。”培训是为了让人少走弯路,减少亏损,帮助别人掌握一套可以重复获利的方法,绝对不能以盈利为目的,否则你是走不下去的。”
      “我记住了老师。但我还有一个请求,今后我能不能以135传人的名义进行培训?”
      “我还没死呢。”
      杭州。
      在音乐和主持人的引导下,吴承翰神采奕奕地登场。台上的吴承翰口若悬河,台下的我郁愤难平,看着他如此糟蹋我十年的心血,气得我的手脚都在颤抖。
      我没有当场戳穿他,算是给他留足了面子。接着,他又讲了一个什么“庄家抬轿”的买点,说这个买点价值一千万,是他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,台下掌声、喝彩声响成一片。谁都不想被人忽悠,却又在不知不觉中被人忽悠了,我分不清楚这到底是谁的悲哀,忽然想起本山大叔的一句话:吭了他,他还得谢咱。
      吴承翰的课程结束以后,我给他的学生们说了下面一段话。
      如果你真心喜欢炒股并且愿意把它当事业去做,那就先把心沉下来,把基本功夯实,然后建立起自己的实战交易系统,另外给大家几句忠告:
      一是不要借钱炒股;二是不要代人炒股;三是不要给人荐股。在这三个方面我有着沉痛的教训,希望大家不要重蹈我的复辙。
      回到酒店,我与吴承翰进行了最后一次谈话:
      “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      “我想继续探索我的‘太阳理论’。”
      “【红杏出墙】、【过河拆桥】就是你的太阳理论?”
      “我向老师保证,今后绝对不讲135的内容,包括老师的均线专利和你所有的买卖点,如果老师同意的话,我愿意与老师合作,推广您的135战法。”
      作为老师,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,但人各有志。最后我对吴承翰说:“从此以后,你的任何行为与我无关,也不要再对任何人说是我的学生。这是一。第二,就你目前的水平和人品尚不具备与我合作的资格,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摘自135系列战法之七《与庄神通》



关于我们 | 在线报名 | 关于作者 | 留言咨询 | 联系方式

版权所有:北京135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
电话:0310-2038773 15830008880 010-82388135 13501339135 邮箱:tnjlmf@sohu.com tnjlmf@126.com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甲38号金码大厦A座911室 京ICP备17072462号 京ICP备17072462号